聯(lián)系我們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搜索表單

歲歲重陽(yáng),今又重陽(yáng)。有一群特殊的老人,他們既是歷史的受害者,也是歷史的見(jiàn)證人。他們,就是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近日,紀念館和南京侵華日軍受害者援助協(xié)會(huì )開(kāi)展“幸福夕陽(yáng)紅,關(guān)愛(ài)幸存老人"暨2023年重陽(yáng)節慰問(wèn)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主題活動(dòng)。來(lái)自江蘇省人民醫院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健康呵護服務(wù)隊的醫務(wù)志愿者們、紀念館工作人員、南京侵華日軍受害者援助協(xié)會(huì )工作人員和紫金草志愿者們共同上門(mén)慰問(wèn)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為他們送去溫暖與祝福。

陳德壽:身體硬朗,聲音洪亮

1937年,陳德壽的父親被日軍抓走,姑媽面對日軍侮辱,寧死不從,被惱羞成怒的日軍連刺6刀……后來(lái)奶奶和妹妹因瘧疾去世,母親為了維持生計被迫改嫁,留下年幼的陳德壽和爺爺相依為命。

86年過(guò)去,如今的陳爺爺身體硬朗,聲音洪亮,時(shí)常自己走幾公里去做理療。10月18日是爺爺的生日,紀念館工作人員和志愿者們?yōu)闋敔斔腿ド盏案夂妥8?,爺爺開(kāi)心地說(shuō):“這是我第一次過(guò)陽(yáng)歷的生日,有這么多人關(guān)心我,感到非常幸福?!?/p>

王子華:愛(ài)聽(tīng)京劇,愛(ài)看報紙

1937年,王子華5歲,他跟著(zhù)父親跑反的時(shí)候,日軍的子彈打中了他的膀子。由于當時(shí)醫療條件差,留下了后遺癥,一到雨天,傷殘的膀子就會(huì )疼……

今年老人已經(jīng)91歲了,行動(dòng)有些不變,平常就在家里的客廳、陽(yáng)臺來(lái)回走動(dòng)。爺爺的家人說(shuō)爺爺在家愛(ài)聽(tīng)京劇、愛(ài)看報紙,了解國家大事。

來(lái)自南京工業(yè)大學(xué)的大學(xué)生鄧會(huì )這次參與到紀念館重陽(yáng)慰問(wèn)幸存者的行動(dòng)中來(lái),她說(shuō):“看到王爺爺胳膊上留下的傷,感觸還是很多的,越來(lái)越感受到現在的生活是多么好以及美好生活的來(lái)之不易。我認為這不僅是一份志愿服務(wù)工作,也包含著(zhù)勿忘歷史的一份責任感。通過(guò)志愿服務(wù)來(lái)傳遞歷史和和平的理念,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p>

石秀英:愛(ài)看廣場(chǎng)舞,生活幸福

10月22日,紀念館工作人員與江蘇省人民醫院婦幼分院幸存者健康呵護團隊的三名護士一起慰問(wèn)了幸存者石秀英奶奶。

1937年,石秀英年僅11歲。她的父親石昌福和大哥石坤寶被侵華日軍屠殺。石秀英自己也被日軍戳了三刀,后來(lái)躲進(jìn)難民區幸存下來(lái)。如今的石奶奶生活幸福,飯后家人會(huì )推著(zhù)輪椅帶著(zhù)奶奶在小區散步、看廣場(chǎng)舞。生活上,奶奶堅持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完成。志愿者們?yōu)槟棠趟蜕狭颂蒲b,穿上新衣,奶奶的臉上露出了開(kāi)心的笑容。

護士們還耐心地指導了石奶奶的家人如何為奶奶注射日常所需的藥物。江蘇省人民醫院婦幼分院婦科專(zhuān)科護士長(cháng)戎明梅說(shuō):“很榮幸我們能用專(zhuān)業(yè)知識為老人的健康提供幫助,希望幸存者老人們都能過(guò)上幸福安康的生活晚年?!?/p>

艾義英:如今兒孫滿(mǎn)堂,生活無(wú)憂(yōu)

艾義英老人今年95歲。當年,艾家的男性青壯年全被日軍殺害了,艾家只留下4個(gè)女人帶著(zhù)孩子艱難度日,被大家叫作“艾家寡婦”。這段記憶讓老人“傷痕累累”,但堅強的她數十年如一日堅持傳播真相,勇敢地講述那段歷史真相,為和平“代言”。

如今,說(shuō)起晚年生活,老人滿(mǎn)臉笑容地說(shuō):“現在生活無(wú)憂(yōu),中午的社區食堂有三菜一湯,下午她會(huì )與幾個(gè)老伙伴約在一起打打牌?!?/p>

志愿者為艾義英穿上新衣

阮定東:追趕新潮,老有所樂(lè )

阮定東爺爺愛(ài)好追趕新潮,老有所樂(lè )。以前喜歡和幾個(gè)三五好友一起在小區下棋,現在喜歡在家用平板電腦下棋。奶奶有時(shí)笑著(zhù)說(shuō):“老頭子下棋都癡迷了!”他還愛(ài)看報紙,每當看到關(guān)于國家發(fā)展成就的報道時(shí),他都會(huì )跟我們分享。

志愿者與阮定東夫婦拉家常

高如琴:希望年輕人平平安安地生活

高如琴奶奶今年89歲,精神很好。

1937年,日軍第一槍打在高如琴母親的腿上,腿被打穿。第二槍打在她的外祖母胸口,她‘唉喲’一聲就松開(kāi)了高如琴的手,當場(chǎng)倒下……后來(lái),父親帶著(zhù)高如琴到難民所,每天靠發(fā)放的救濟稀飯活命。奶奶說(shuō):“如今我們生活好了,希望現在的年輕人都能夠平平安安地生活,珍惜眼前的幸福?!?/p>

馬庭寶:四世同堂,兒孫孝順

1937年,馬庭寶的父親馬玉泉、二姑爹楊守林和大舅溫志學(xué)以及叔伯父等許多青壯年村民被日軍抓到下關(guān)江邊集體屠殺,馬庭寶由于年幼沒(méi)被日軍抓走幸免于難……

86年過(guò)去,馬庭寶現在已經(jīng)四世同堂,兒女們都很孝順,經(jīng)常帶老人出去旅游。老人如今的心愿是孩子們都能記住歷史,一代接一代地把這段歷史傳承下去。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黃桂蘭、李長(cháng)富、魏桂如和薛玉娟幾位老人的家屬還給我們發(fā)來(lái)了老人近來(lái)的生活狀況和照片。重陽(yáng)慰問(wèn)品送達當日,家里人正在為黃桂蘭奶奶辦生日宴,老人非常開(kāi)心,穿上了紀念館送去的唐裝,與家人一起慶祝。

黃桂蘭老人生日宴與家人合影

李長(cháng)富老人

魏桂如老人

薛玉娟老人

每逢春節、端午節、中秋節、重陽(yáng)節等節日,紀念館和南京侵華日軍受害者援助協(xié)會(huì )都會(huì )通過(guò)上門(mén)慰問(wèn)和郵寄方式,為每位幸存者老人送去慰問(wèn),表達問(wèn)候。

自2018年開(kāi)始,紀念館、南京侵華日軍受害者援助協(xié)會(huì )與江蘇省人民醫院成立“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健康呵護服務(wù)隊”,開(kāi)通就醫綠色通道、提供應急診療、線(xiàn)上線(xiàn)下問(wèn)診,定時(shí)進(jìn)行健康呵護,為幸存者老人們的健康保駕護航。祝愿老人們身體健康,生活幸福!

聯(lián)系我們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