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iy5fx"><blockquote id="iy5fx"></blockquote></strike>
    1. <tbody id="iy5fx"><track id="iy5fx"></track></tbody>

    2. <th id="iy5fx"></th>

      1. 聯(lián)系我們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搜索表單

        国产精品久久国产精品99,亚洲永久精品ww47,最刺激的长篇乱惀小说,最美白嫩的极品美女asspics
        <strike id="iy5fx"><blockquote id="iy5fx"></blockquote></strike>
        1. <tbody id="iy5fx"><track id="iy5fx"></track></tbody>

        2. <th id="iy5fx"></th>

          1. height="2048"

            “我的哥哥和姐夫被日軍殺害”

            1937年12月,侵華日軍侵占南京前,我家住在升州路糯米巷3號。父親梅有松,是個(gè)織緞子的工人,母親梅張氏是家庭婦女,哥哥梅家炳,30多歲,是百貨店的店員,已經(jīng)結婚,與嫂子邵氏住在下浮橋毛衣市7號,當時(shí)已有一男一女兩個(gè)小孩,男孩3歲,女孩1歲。我有兩個(gè)姐姐,大姐張梅氏、二姐許梅氏都已出嫁。

            那時(shí),日軍每天都在扔炸彈,我們在家里呆不下去了,就到鼓樓區來(lái)鳳旅館避難。日軍進(jìn)城后到處殺人放火,我親眼看見(jiàn)來(lái)鳳旅館的一個(gè)男服務(wù)員,被日軍用刺刀刺死。另外,門(mén)口有一對夫妻走在路上,見(jiàn)到日本兵過(guò)來(lái),連忙調頭往回走,日本兵追上去,把兩個(gè)人都刺死了。

            我哥哥梅家炳當時(shí)肩上扛著(zhù)3歲的兒子,日本兵檢查哥哥的手,因為哥哥是店員,每天搬運貨物,手上有老繭,日本兵就說(shuō)他是“中央軍”。日本兵要我哥哥放下小孩跟他走,我的父母親跪在地上求饒,日本兵仍然不肯放過(guò)哥哥,最終還是被抓走了。我當時(shí)在場(chǎng),親眼看見(jiàn)哥哥被抓到鼓樓廣場(chǎng)的空地上,一同被抓的有七八百人。日軍還在不斷地抓人,并陸續送到廣場(chǎng)上,后來(lái)全部押往下關(guān),用機槍集體屠殺了。

            后來(lái),我們在來(lái)鳳旅館住不下去了,全家又搬到金陵女子大學(xué),我和母親、嫂子及兩個(gè)小孩,睡在大學(xué)的樓內地板上,父親住在大學(xué)外邊我的鄰居親戚家里。

            在金陵女子文理學(xué)院有個(gè)美國人華小姐,她保護我們,每天還給我們稀飯吃。我們在這里一直住到過(guò)完春節,“安民”后我們才回家。

            父母要我到毛衣巷陪伴嫂子,幫她照顧小孩。哥哥被害后,嫂子十分痛苦,奶水也沒(méi)有了,小女孩便沒(méi)有母乳喝了。

            被日本兵殺死的人很多,每天有紅十字會(huì )收尸埋尸,嫂子到處尋找哥哥的尸體,最終也沒(méi)有找到。小女孩患病抽風(fēng),不久就死了。過(guò)了兩年,嫂子丟下小男孩改嫁了。

            另外,大姐夫張金洪40多歲,住在中央門(mén)外邁皋橋,是個(gè)種田的農民。一次,他和他的弟弟經(jīng)過(guò)中央門(mén)時(shí),都被日本兵殺死了。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給我家帶來(lái)了深重的災難,哥哥被殺,小孩病死,嫂子也走了,真是家破人亡! 
             

             

             

            聯(lián)系我們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